手机中国新闻网
“90后”教师田茂鑫:在帮扶中践行青春誓言
中新网四川
2020-09-06 13:49:09

  中新网四川新闻9月6日电 题:“90后”教师田茂鑫:在帮扶中践行青春誓言

  作者 吴平华 吴茜

  铛、铛、铛……有节奏的铃声响起,近日,“90后”青年思政教师田茂鑫一如往常走进课堂。今天的课程是他准备许久的专题课——《壮丽七十年、奋斗新时代》。

  从讲台走进大山 他成为帮扶队里的“全能队员”

  幸运的是,他获得了这样的机会。2020年1月,作为西昌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专任教师的田茂鑫被派驻到单位定点帮扶的凉山州布拖县采哈乡延务村,完成了从教师到驻村工作队员的身份转变。

  延务村虽在2018年已脱贫,但村内依然存在4户未脱贫户、95户已脱贫户(享受政策)、47户边缘户和2户监测户,全村总人口1231人,贫困发生率为1.8%。面对困难,他选择迎难而上。

  为贯彻落实脱贫攻坚精神,实现整村一户不落、一个不落的脱贫誓言,田茂鑫扑下身子,倾力投入到了这场战役当中。

田茂鑫办公的地方。综欣 摄

  很快,田茂鑫发现彝区扶贫工作并不容易,为了更好的完成工作,他几乎成了“全能队员”。彝区脱贫攻坚工作,首要的障碍便是语言不通,为更好更快地融入新环境,他每次都主动跟老乡们示好,聊聊家常、摆摆龙门阵,你一言我一语之后,大家渐渐对这个新来的面孔有了几分辨识。

  “山吉组长,送您一些饼干和糖果,带回组里去给孩子们吃吧。”山吉组长笑盈盈的接过了田茂鑫送给他的物品,这是田茂鑫的处世哲学,他相信“人从来不是抽象的蛰居于世界之外的存在物”,将心比心才能换来老百姓的支持与认可,这也使得他在开展具体工作时,老乡们愿意去理解和配合。延务村1组村民阿机日日常说:“田老师对我们真是太好了,人又客气又善良”。

与当地孩子一起的幸福时光。综欣 摄

  在办公室里,他处理各种“民事”“公事”

  有了群众的支持,接下来就得为群众办实事。一段时间以来,田茂鑫的活动轨迹就局限在办公室。“田老师,能否帮我孩子办一下社保卡?”“田老师,能否帮我开一下外出务工证明?”“田老师,我家里是贫困户,我今年考上了预科,不知道我能不能申请县里的奖学金?”“田老师,今年‘三建四改’的钱不知道有没有打下来?”

  田茂鑫白天处理完一件又一件“民事”,晚上又开足马力处理村里的“公事”。为完善全村从2018年至2020年的全部软件资料,田茂鑫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经常夜里挑灯就是凌晨两三点,因此他也常自嘲道:“看来我要成为‘大表哥’了”。记得期间一次由于资料要得急,涉及内容多,独立完成已无可能,只得求助另一个村的西昌学院战友,结果他一做便做到凌晨2点多,回到乡里的住处时已大门紧闭。

  走村入户 他扎进群众的心坎里

  走出办公室,其他工作同样充满挑战,他只得把压力变动力。但村里确实存在极个别“等、靠、要”的贫困户,这类人有其典型特征,就是实际生活缺乏精神活力,精神生活也无实际内容,延务村5组的阿某便是其中一位。

与帮扶全家人一起合影。综欣 摄

  有一次,为做通阿某的思想工作,田茂鑫使出了浑身解数,给他讲政策、说道理、摆事实,又通过西昌学院的产业帮扶项目,送给了他20只鸡苗和部分春耕肥料,这才使又他重新回到了思想自觉。“田老师,听说你要购买一些荞麦粉,你说要多少斤,我送给你。”“不了不了,卡莎莎了!你家里若有,我按市场价跟您购买!”这是一次田茂鑫和阿某偶遇后的对话,改变之大,可以想见。

  延务村由于平均海拔处于2500米左右,地势蜿蜒起伏,常年气温偏低,且各村组分散,其中5组距离村委会最远,徒步来回可能要花6个小时的时间,所以往往去这样的村组提前一天就要做好准备。

  为了更好摸清全村实际情况,田茂鑫闲下来时便会走村入户,实地察看这里的组内民情,做到民情民意心中有数。“田老师,我的残疾人补贴为什么这几个月没发呢?”5组村民约则么久鸠埋怨地说道。

  “田老师,我家新建的房子给了大儿子和儿媳妇儿住,我只能住土坯房,能不能将我的土坯房拆掉再重新修一间新房呢?”“田老师,我们家电视坏了,能帮我修一修吗?”“田老师,我不是贫困户,但我想修一间新房子,不知道村里有没有什么政策呢?”田茂鑫来到5组的村口,就被一群群众包围着。“大家有话慢慢说,我们一个一个来解决。”田茂鑫逐一为大家讲解着扶贫政策。抱着能解决的当时解决,不能解决的回到村委会研究后第一时间解决的态度,最后对所有问题的回应均得到了群众的认可。约则么久鸠也补上了残疾人补贴款,“有田老师在,事情办的真快,卡莎莎了!”约则么久鸠高兴道。(完)

责任编辑:何佳欣